慎夫人
公元前177年,汉文帝带着窦皇后、慎夫人乘辇同往上林苑游幸,晚上在上林苑举行盛宴。由于慎夫人是汉文帝的宠妾,在宫中常与皇后平起平坐,上林郎官按照惯例,把慎夫人的座位也安排在与皇后对等的上席。中郎将袁盎见到,令内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至下席,慎夫人大怒,不肯入下席就坐。汉文帝也怒气冲天,拉着慎夫人乘辇回宫。这次上林之行,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 袁盎是刚正不阿的直臣,他乘文帝稍息怒气,便进谏说:“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。今陛下既已立后,慎夫人乃妾,妾主岂可与同坐哉!适所以失尊卑矣。且陛下幸之。即厚赐之。陛下所以为慎夫人,适所以祸之。陛下独不见‘人彘’二字乎?”(《史记·袁盎传》)汉文帝一听“人彘”二字,则心惊胆跳。他把袁盎的话告诉慎夫人,慎夫人也息怒,并赐给袁盎金五十斤。

慎夫人是汉文帝刘恒的情人,不仅美艳动人,还能歌善舞,尤其精通鼓瑟之艺。慎夫人好像是除了窦皇后之外刘恒最宠爱的妃子,自从她进宫,仅凭年轻貌美就打败了开始年老色衰的窦皇后,加上窦皇后后来染病失明,更是失去了和她争宠的机会。于是慎夫人便成为了在后宫中和皇后地位持平的女人,虽然她的身份只是个刘恒的宠妾。

公元前177年,汉文帝刘恒带着皇后和慎夫人一同前往上林苑赏花,并且在晚上摆宴盛情群臣共同祝兴。而这本来是好好的赏玩之会却因为一个座位而被扫兴,按照惯例,慎夫人倍受刘恒宠爱,也愈加骄横,在宫中一直是与皇后平起平坐的,于是安排慎夫人和皇后一起坐。但是袁盎是个耿直之人,认为这不妥,嫔妃和皇后本该遵循阶级之分,要遵守规矩,慎夫人作为妾怎么能个皇后一起坐,便将位置换了下。这样一来,慎夫人到了宴席上看到这样的座位安排便非常生气,就不肯入座,再加上她与刘恒一撒娇,刘恒也很是恼怒,直接带着慎夫人回宫,一场宴席变这样散了。虽然慎夫人很得刘恒的宠爱,但是她始终无子,最后在刘恒在病逝之前为了他后宫诸多嫔妃包括慎夫人考虑,下了诏令,他一逝世,就可以将没有宠幸的妃子、宫女送回家乡,而有孩子的则可以去她们孩子的封国。避免她们老死深宫。而按照传统来说,无子的慎夫人应该老死深宫,但是刘恒却让她出宫,也可见刘恒对慎夫人的体贴。

汉文帝慎夫人

汉文帝十分宠爱慎夫人,慎夫人作为汉文帝的宠姬,在宫中的地位仅次于窦皇后。史书上对慎夫人的记录不是很详细,关于她的出生年月更是不详,只知道慎夫人是邯郸人,长得十分美艳动人,并且擅长音律和歌舞,深得汉文帝的喜爱。

慎夫人非常得宠,一次汉文帝带着慎夫人乘坐马车去郊区散心,汉文帝指着驿道告诉慎夫人,如果从这个栈道出发,沿着栈道一直走,就可以到邯郸。恰好,慎夫人的家乡在邯郸,听汉文帝这样一说,引发了慎夫人的思乡之情。慎夫人非常难过,汉文帝让她鼓瑟,自己唱了一首凄婉的歌,来呼应慎夫人的念家之情。

公元前177年,正好到了秋天,长安郊外的花园中,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朵,这些花朵异常繁盛,汉文帝想借此机会游览一番。金秋时节,天气非常好,更增添了汉文帝赏花的兴致,慎夫人深得汉文帝的喜爱,在宫中的地位和窦皇后的地位不相上下,上林侍郎官在安排座位之时,便将窦皇后和慎夫人的座位都安排在一条水平线上。当时,袁盎为中侍郎,他看见了立马命令侍卫将慎夫人的座位撤下,换到了下席处,慎夫人看见了非常生气,并且不肯在席中就坐,汉文帝看着慎夫人非常生气,而自己赏花的兴致得到了破坏,便拉着慎夫人乘坐了马车返回宫中。过后,袁盎向汉文帝解释个中缘由,并说道:陛下深爱慎夫人,因为过分宠爱反而可能会害了慎夫人,难道陛下没有见过“人彘”这两个字吗?汉文帝知道袁盎说的有道理,便前去安抚慎夫人。

慎夫人和汉文帝感情很好,但是慎夫人没有孩子。

慎夫人怎么死的

历史上的慎夫人她最后怎么死的并没有记载,而且《美人心计》中的聂慎儿如果看历史原型的话确实是慎夫人,但是电视剧里聂慎儿的许多事迹都是虚构的,因为历史上的慎夫人并没有生子女,刘武是窦漪房的小儿子,王娡更不是慎夫人所生,而是民间贫苦人家的孩子。电视剧里慎夫人和窦漪房进行了宫斗,最后窦漪房以毒酒赐死了慎夫人。

在历史上关于慎夫人的事情不多,她所有的记载也仅在别人的传记中出现,自己并没有单独作传,包含慎夫人事迹的分别是《史记·卷四十九·外戚世家第十九》、《史记·袁盎传》、《史记·张释之传》还有就是《后汉书·后妃传》里面都没有提及慎夫人是怎么死的,而是记叙了她和汉文帝的事情,只能说汉文帝非常的宠爱慎夫人。人们猜测历史上的慎夫人之死有两种,第一种就是她在汉文帝病逝前就去世了,因此陪葬霸陵。还有一种就是汉文帝在驾崩之前就立下了遗诏,让宫中的女人出宫与家人团聚,当时他宠爱的慎夫人和尹姬就在其中,这些女子并没有生子,如果按照汉朝惯例则是要老死宫闱的,汉文帝不忍心,因此将她们放回与家人团聚。

在《史记·张释之传》中记载,汉文帝曾携带着慎夫人出宫时曾在霸陵桥上远眺。汉文帝指着新丰驿道对慎夫人说沿着这条路你就能走到邯郸了,所以很有可能慎夫人最后回家了。这种说法可能有些牵强,但是这表达了人们并不希望慎夫人孤独的去世。